<acronym id="w6aq2"><center id="w6aq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w6aq2"></acronym>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仲裁研究>仲裁案例
申請人冷某與被申請人代某、楊某借款合同糾紛案(微信證據)
2021-03-25 / 重慶仲裁委員會

申請人冷某與被申請人代某、楊某借款合同糾紛案(微信證據)

 

一、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類型:國內(涉外)仲裁案例

業務類別:借款合同糾紛

仲裁裁決時間:202081

仲裁委員會名稱:重慶仲裁委員會

仲裁員姓名:石曉冬

檢索主題詞:微信聊天記錄;電子證據;證明力

編寫作者:陳昊天

二、案例正文采集

【案情簡介】

2019930日,申請人與二被申請人簽訂編號為2019000055號的《借款協議》。協議約定:二被申請人因個人經營性用途向申請人借款342,000元;借款期限1年,自2019930日起至2020930日止;借款利率按每月2%計算;借款人應按期付息,到期一次性還本;借款人未按期、足額支付本息等款項,且逾期超過3日仍未能補足的,申請人可宣布借款提前到期,宣布提前到期后,借款人未按指定的時間清償全部本息應承擔逾期利息的違約責任;借款人不能按期、足額償還本金、利息的,以實際欠款金額為基數,按每月2%的標準支付逾期利息,自逾期之日起至所欠款項付清時止;。

同日,申請人與二被申請人簽訂編號為2019000055-RZ-JK號的《借款協議》。協議約定:二被申請人因資金周轉用途向申請人借款41,040元;借款期限1年,自2019930日起至2020930日止,該筆借款不收取利息;借款人的還款方式為自20191019日起至2020919日止,每月19日等額償還3,420元本金;借款人未按期、足額支付本金等款項,且逾期超過3日仍未能補足的,申請人可宣布借款提前到期,宣布提前到期后,借款人未按指定的時間清償全部本息應承擔逾期利息的違約責任;借款人不能按期、足額償還本金的,以實際欠款金額為基數,按每月2%的標準支付逾期利息,自逾期之日起至所欠款項付清時止。

2019930日,申請人冷某向被申請人代某,分四次共計轉賬支付383,040元。截至202055日,被申請人尚欠的借款本金分別為36,620元、342,000元,利息46,259元。

【仲裁請求】

為此,申請人提出如下仲裁請求:

(一)裁決二被申請人償還申請人借款本金378,620元。

(二)裁決二被申請人支付申請人借款期內利息46,259元。

(三)裁決二被申請人支付申請人從202056日起至借款還清之日止,以實際欠款金額為基數,每月按百分之二計算逾期利息。

【爭議焦點】

二被申請人舉示了與案外人熊某微信聊天記錄,擬證明:熊某系申請人指定的收取款項的財務人員,二被申請人在收到申請人出借的款項后將其中的53,040元返還給熊某,二被申請人實際借款本金為330,000元。

本案二被申請人舉示的微信聊天記錄能否作為證據認定案件事實?

【裁決結果】

(一)二被申請人向申請人支付所欠借款本金、借款期內的資金利息,及直至借款還清為止的逾期利息。

(二)申請人對被申請人所有的房屋享有抵押權并優先受償。

(三)駁回申請人的其他仲裁請求。

【仲裁庭認證】

仲裁庭就二被申請人舉示的微信聊天記錄與其出示的原件進行了仔細核對,就舉示的證據與其證明的事實之間的關聯性進行了認真審查,對該微信聊天記錄作出如下認證:

仲裁庭認為,首先,從形式上看,申請人向仲裁庭提交聊天記錄為打印件,也未經過第三方的認證,無法確保該證據內容完整,未被更改;其次,從主體上看,二被申請人稱聊天記錄為二被申請人與申請人指定的財務人員熊某之間的對話,但該證據中只能顯示聊天雙方的頭像或備注名稱,無法確認聊天記錄中賬號使用者為申請人指定的財務人員熊某,二被申請人也沒有向仲裁庭提供任何證據以證明聊天記錄中熊某的主體身份;再次,二被申請人也沒有向本庭申請案外人熊某作為證人出庭作證。故仲裁庭對該微信聊天記錄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不予認可,不作為本案證據予以采信。

【相關法律規定解讀】

《重慶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第四十八條  當事人在庭審中舉示的證據,書證應當舉示原件,物證應當舉示原物。舉示原件或者原物確有困難的,可以舉示復制品、照片、副本或者節錄本,但應當說明來源并與原件、原物核對或者經鑒定無誤。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簽名法》第七條 數據電文不得僅因為其是以電子、光學、磁或者類似手段生成、發送、接收或者儲存的而被拒絕作為證據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 電子數據是指通過電子郵件、電子數據交換、網上聊天記錄、博客、微博客、手機短信、電子簽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儲在電子介質中的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十五條 當事人以電子數據作為證據的,應當提供原件。電子數據的制作者制作的與原件一致的副本,或者直接來源于電子數據的打印件或其他可以顯示、識別的輸出介質,視為電子數據的原件。

根據上述規定,微信聊天記錄屬于法定的證據種類電子數據的一種,可以作為證據在仲裁程序中使用,但當事人提交微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應當向仲裁庭提供原件,即聊天記錄的原始載體。仲裁庭應當全面、客觀地審核微信聊天記錄,依據相關法律規定,參照司法解釋,結合網絡交易習慣,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等,對微信聊天記錄進行綜合認定,不得因為微信聊天記錄是以電子、光學、磁或者類似手段生成、發送、接收或者儲存的而被拒絕作為證據使用。

【案例評析】

隨著微信的使用越來越普遍,使得微信聊天記錄在民間借貸糾紛中大量涌現,不少當事人都會提交微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使用,微信聊天記錄作為新型的電子證據與其他電子證據一樣,都具有使用者身份隱蔽且信息易被篡改等特點,影響了微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的證明效力,微信聊天記錄符合何種條件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證據成為一個難題。案例中微信聊天記錄沒有被仲裁庭采信就是因為二被申請人舉示證據時并未注意其形式規范,沒有就舉示的微信聊天記錄作任何的第三方認證,且與本案的其他證據沒有關聯性,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導致仲裁庭在無法確認證據三性的情況下未采納二被申請人舉示的微信聊天記錄??梢钥闯鑫⑿帕奶煊涗浺朐谠诿裆淌骂I域中廣泛運用還需要進一步完善舉證、質證、認證的程序。

201525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了新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施行后的首起微信證據案,由于公證處無法對微信聊天記錄進行公證,對方當事人又一再否認,原告也無法進一步證明,法院只能認定原告提供的“微信借條照片”不具有真實性。由于民間借貸的當事人對電子數據的認證規則上不甚了解,在向仲裁庭舉示微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使用時,并未經過第三方機構的認證,仲裁庭在無法核實真實性的情況下,通常也不會采納當事人舉示的微信聊天記錄。但是,如果僅僅因為認識偏頗和技術障礙就直接舍棄電子證據的適用,會淹沒大量案件證據,隱藏關鍵線索,不利于保護合法權益的當事人。

雖然電子數據被納入到法定證據的類別中,但在隨后的司法及仲裁實踐中,電子證據在民商事領域和刑事領域的運用卻不盡相同。但在刑事領域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出臺了《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審查判斷電子數據若干問題的規定》,對電子證據的收集、舉證、審查、質證、認定都有了詳細的規定。但在民商事領域中,電子證據也僅僅是有了立法上的獨立,在涉及如何認定電子證據證明力的問題上,只能參考或套用現有的傳統證據認證規則,電子證據在民商事程序中的適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隨著互聯網絡的高速發展,網絡聊天記錄作為電子證據的一種形式得到確認,但民商事實踐中對微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的采信率仍然較低,多數情況下裁判者對于涉案微信聊天證據是否作出采信的判斷予以了回避。如要保障微信聊天記錄的來源合法性與客觀真實性,就必須借助于一套規范而行之有效的證據認證程序,使采信結果達到可重復或可檢驗的程度。

微信聊天記錄作為電子證據的一種表現形式,在民商事實踐中適用電子數據的相關規定,然而面對現實中不斷呈現出微信、支付寶、微博等互聯網電子證據,相關的立法已經不能很好地指導民商事實踐,這對仲裁程序的順利進行造成不少障礙。盡管近年來有關電子證據的立法有了不斷完善,但仍表現出以下問題:

(一)對微信聊天記錄真實性的主要爭議在于對聊天雙方主體身份和內容真偽的不確定;

(二)不同的仲裁員對微信聊天記錄的認可度不一致;

(三)當事人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不規范;

(四)缺乏可靠的公證技術和真偽鑒定技術保障。

以上問題導致了微信聊天記錄的認定在仲裁程序中的不統一,微信聊天記錄是否應當采納?采納的依據是什么?仲裁員如何認定微信聊天記錄的證據能力?如何判定其證明力大???這些問題在不同的裁判者處理下并不相同,影響著裁判尺度的統一,容易造成“同案不同認定”的現象。

為此,筆者通過查詢《重慶仲裁委員會互聯網金融仲裁規則》《中國廣州仲裁委員會網絡仲裁規則》《深圳國際仲裁院網絡仲裁規則》等其他仲裁委員會網絡仲裁規則中,發現多數仲裁委員會在網絡仲裁規則中對電子證據的審查和認證上有著較為嚴格且詳細的規定,大體來說符合以下幾個方面要求的電子數據在仲裁程序中能夠被視為是真實的:

(一)電子數據經公證機構公證的;

(二)電子數據生成時向依法設立的電子認證、取證或存證服務提供者申請認證、取證或存證的;

(三)電子數據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進行認證的;

(四)電子數據自生成時,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簽名法》中關于電子數據原件及書面形式的規定;

(五)其他能夠保證自形成時起,內容保持完整,未被更改的電子數據。但在數據電文上增加背書以及數據交換,儲存和顯示過程中發生的形式變化不影響數據電文的完整性。

可以看出,根據部分仲裁委員會制定的網絡、互聯網仲裁規則,微信聊天記錄在仲裁程序中如果符合以上五個條件,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可以被認定為是真實的,當事人在舉示微信聊天記錄時可以參照以上條件來進行舉證。但如果當事人沒有按照以上條件來收集證據,也可以通過提供其他的相關證據予以佐證,補強其證明力,但無疑也會增加不被仲裁庭采納的風險。

【結語和建議】

隨著微信越來越多地不止作為交流工具運用到生活中,微信聊天記錄在法律實踐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在當前民商事實踐中對微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仍然是存疑的狀態,因此當事人在提交微信聊天記錄時,應當注意以下幾點:

(一)確認聊天雙方的真實身份

首先,當事人除了提供微信聊天記錄外,還需要提供能夠證明雙方的主體身份的資料;其次,聊天記錄中需存在有明示對方身份信息的記錄,當事人在和對方聊天時,應明確表示對方所屬公司、真實姓名,以期達到微信聊天記錄的主體認定;再次,雙方當事人在簽訂合同時,在合同雙方當事人的主體信息部分寫明雙方當事人的聯系方式,特別是注冊微信時使用的手機號碼,以便使微信聊天記錄與其他證據之間存在關聯性。

(二)保留聊天記錄的完整性和真實性

微信聊天記錄不僅要具有完整性和內容上的連貫性,不能蓄意刪減斷章取義,而且還要保留微信聊天記錄的原始載體,不能只將聊天內容截屏保存后,將手機中的微信聊天記錄予以刪除,更不能隨意改變證據的形式。對于微信的語音資料,應當未經過處理,具有連續性、真實性、完整性,微信語音內容應當盡量清晰、準確,雙方就與本案有關的事實的表態均有明示。

(三)提供其他證據予以補強

由于微信聊天記錄存在易改變、難識別等特性,以其單獨作為證明依據,有時并不充分,故除微信聊天記錄外,還應充分提供其他的相關證據來佐證,補強其證明力。實踐中,可以通過騰訊官方客服反映訴求,向當事人出具蓋有財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業務憑證專用章的微信支付明細證明,該電子證明明確記載雙方微信賬號真實身份,交易時間及金額,能夠認定該證明具有較強的證明力。

(四)公證聊天記錄

證據保全公證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固定證據的作用,沒有相反的證據或雖有相反的證據但不足以推翻公證證明時,公證書具有可靠的、強有力的證據效力。當事人可以將微信聊天記錄進行公證,提供公證書等權威部門出具的鑒定材料,證明該聊天記錄的完整性以及確定聊天記錄中雙方當事人的主體信息。

(五)通過技術手段認證

當事人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可以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或者通過電子取證存證平臺認證來確定其真實性。

(六)證據提交的形式規范

當事人提供微信聊天記錄的,需要注意證據的形式規范,應當采用截圖、拍照或者錄音、錄像等方式對聊天內容進行固定,并將相應圖片的紙質打印件,音頻、視頻的儲存載體(包括U盤、光盤)編號后提交仲裁庭:

1.應當對用戶個人信息界面進行截圖固定;

2.聊天記錄中包含音頻的,應當提交與音頻內容一致的文字文本;

3.聊天記錄中包含視頻的,應當提交備份視頻的儲存載體;

4.聊天記錄中包含圖片、文本文件的,應當提交圖片、文本文件的打印件;

5.當事人應當在庭審中使用電子設備等原始載體,展示微信聊天的內容,并與提交的固定電子證據形成的圖片、音頻、視頻進行核對。

 

聯系我們

  • 咨詢電話:023-63638353
  • 傳真:023-63638353
  • 郵編:401121
  • 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星光大道96號土星B2幢
  • Copyright (c) 2016-2017 重慶仲裁委員會 版權所有 渝ICP備17013494號-1

重慶仲裁微信公眾平臺

真正的欧美三级片,真正免费的一级毛片,正品超碰人人人妻人人操,正在播放91普通话,正在播放JULIA在线观看